早春时节,万物复苏,往往令人萌发奋起向上的念头。
漫步河边,白色雕花护栏上残存着炮仗烟花的气息,细嗅来似乎还能辨出它们所使用的硝的品级。足下的青石板有的被炸出了一丝裂缝,有的炸的表层支离破碎——幸而,春已至,它们免得再受这些折磨了,兴许还会在人们足的摩挲下恢复元气?
冬天时最是惹眼的状若枯死的垂柳现也已重又柔韧,嫩软的细小的叶子也偷偷地冒了出来,想古时以柳送别的人,看到春天的柳应也不会起了攀折之心的吧。
温度并也不多热,却也不多冷,这种时候,似乎做什么都那么事宜。倒也难怪古人说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。除却耕种之辞,春天里读书同是别有意境的——像一道菜加了恰如其分的调味一般,清香爽口。此刻不捧起书本,更待何时呢?无雨的天气,太阳朝气感染,有一番热情;有雨的天气,丝丝细雨,又添了几分烂漫情怀。
最棒的时候自是春天的清晨,微冷又不至于刺骨——自是不至于的,那时的读书学习便最为享受了。现在春尚早,还要再等什么呢?莫待明日,否则将不仅“春在天涯”了。